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媒体聚焦

安徽91岁乡村教师的40年

发布时间:2018-10-31 07:38来源:马鞍山市政府字号:[ ]视力保护色:

201810300750121_F872McrM.jpg

“我希望最后一口气是站在讲台上呼出的。”这是叶连平常对人说的一句话。一头白发、勾驼着背。今年91岁高龄的乡村教师叶连平,家住安徽和县乌江镇卜陈村。自1991年从乌江镇卜陈学校退休后,27年来,他一直坚持给孩子们补课,但却从未收过一分钱。从1978年叶连平重返学校任教算起,已经过去了整整40年。

退休后义务辅导留守儿童学习

1928年,叶连平出生于山东青岛,是家中的独子。

父亲由于没有文化吃尽了苦头,因此虽然家中吃穿都成问题,仍想方设法要叶连平念书。叶连平8岁那年举家迁往天津,进入私塾学习。12岁那年,母亲因病逝世,他跟随父亲和继母到上海,进入光夏中学读初中。1946年,叶连平随父亲到南京,进入美国大使馆工作,起初不谙英语,只能任勤杂。在大使馆生活的三年零六个月,叶连平的英语被练了出来。

新中国成立后,他与几位同事开办了识字夜校,从此爱上课堂。此后的十年间,叶连平从未放弃学习,梦想有一天重返课堂。

1978年 11月24日,叶连平梦想成真,重返学校任教,直至1991年从和县乌江镇卜陈学校退休。

201810300751212_6Xy6aBPu.jpg

“我经常看到有孩子因学习不好而厌学,还有许多留守儿童作业无人辅导。”退休后的叶连平并没有闲着,他下定决心在家里办起了“留守儿童之家”,平日里辅导孩子作业,周末集中给孩子们上英语课。所需的书本用具都是他自己掏钱买的。

“那个老家伙是‘二百五’吧。”起初,叶连平的举动引起了部分村民的非议,认为他太傻。

叶连平办学不仅不收钱,还要为那些贫困家庭的孩子贴钱。他辅导过的1000多名孩子中,在他家长年累月免费吃住的孩子少说也有100余人。

江明月如今正在南京市一所大学读研究生。她读初中一年级的时候,英语、数学等功课跟不上。她和妹妹都是留守儿童,家里非常拮据,叶连平就主动把她接到自己的“留守儿童之家”,不仅免费补课,而且免费提供吃住。在叶连平和其他老师的精心辅导下,江明月的学习成绩有了很大提高。2006年江明月考上了重点中学,2009年又被南京理工大学录取。

“叶爷爷就是我们的亲爷爷,他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!”江明月说。

“钱用在孩子身上,值!”

叶连平家的小院,安放着四辆破败的自行车,几十年来陪着他骑了上千公里。为了省块儿八毛,他常常骑车7公里到镇上买菜。出远门也不舍得坐车,到南京,到芜湖,到扬州,都骑自行车去,最远到过灌南,300公里。

省下的钱,他用来组织孩子们外出参观学习。他想尽一切办法开阔孩子们的视野,填补留守儿童缺失的家庭教育。江苏省科技馆、名人馆、博物院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,他都带孩子们参观过。

有人问他:“你工资不高,哪来这么大的劲?还自掏腰包,组织学生参观学习?”

他回答说:“钱这东西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把它用在孩子的身上,对孩子的健康成长有好处,值!”

叶连平希望“留守儿童之家”是一个文化的港湾,孩子们就如同来自五湖四海的轮船,在这里避风停泊,补充淡水、食品,然后充满能量起航,开始新的行程……

准备将全部积蓄捐给基金

5年前,叶连平在家访路上被电瓶车撞倒,从那以后,他就经常跌倒,越来越严重,有次半夜跌在地上,昏迷了。卜陈学校校长把他送到医院,被确诊为脑出血加脑膜炎。手术风险很大,成功率只有5%。

“可能下不了手术台。”医生说。叶连平执意做手术,他说,“哪怕多蹦跶一天也是好的”。也许是福报,手术很成功。本来要住院一个月,但第四天叶连平就急着要出院。最终,叶连平没听医生的劝阻,头上的线还没拆就回到了“留守儿童之家”。他说一来医药费太贵了,二来他割舍不下“留守儿童之家”的孩子。

今年,91岁高龄的他再次进了医院。

在病床上,他问护士:“人最痛苦的是什么?”护士答不出。他告诉她,是明明有能力为人民奉献,却没法去做。“我希望最后一口气是站在讲台上呼出的,而不是在医院里,也不是在家里。”

对叶连平来说,老有所为才能老有所乐。

他已安排好后事。身后,他会将全部积蓄捐给“叶连平奖学金”基金。这个基金是2012年由他拿出部分退休金,在地方政府的帮助下设立的。几年来,他已陆陆续续投了5万元。

再者是将遗体捐献给安徽医科大学。

叶连平没有后代,但桃李天下。眼下他最大的遗憾是找不到接班人,“我走了以后,这些孩子谁管?”

“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;鞠躬尽瘁,死而不已。”——或许这位老人的十六字心志对他的人生作了最好注解。

人民网记者 高飞跃

文章看多了有点累?

扫微信给你看点不一样的东西

或微信搜索中国马鞍山公众号"zg_mas"

热门新闻